当前位置:首页 >> 非遗传承 >> 非遗文创
非遗文创
文创产品设计需要承载故事
时间:2016-06-22 浏览:143



   洛可可设计的以故宫为主题的文创产品

洛可可设计的以故宫为主题的文创产品

包含了北京文化地理信息的折扇

包含了北京文化地理信息的折扇



  曾几何时,国内文创产品由于同质化严重、缺乏特色、质量不高等原因而饱受诟病。如今,这一状况正在悄然发生改变:越来越多的文博机构、旅游景区以及相关企业开始重视文创产品的研发,一大波或是“萌萌哒”、或是令人“脑洞大开”的文创产品开始活跃在人们的视野之中。那么,一件成功呈现在消费者面前的文创产品,需要历经怎样的设计、筛选过程?文创产品“卖萌”的背后,设计师有着哪些考量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专访了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文化创意事业群设计总监邱丰顺,有着近20年设计管理经验的他,如何理解文创设计?在他眼中,国内文创设计行业的现状和未来是怎样的?

  文创产品设计需要承载故事

  “做文创产品设计,肚子里没有墨水是设计不出来的。”邱丰顺曾在飞利浦、摩托罗拉等众多国际一线品牌公司负责品牌策略与新产品设计开发,在他看来,文创设计与工业设计最重要的一个区别在于,文创设计追求的不仅是造型和美感,其背后需要承载一个故事。

  “设计师需要把故事的能量通过自身的认知灌输到产品当中,这样消费者才会有感动,如果没有感动,文创产品很容易就会沦为地摊货。比如,我们同博物馆合作研发产品就要讲述博物馆的历史和故事,同美术馆合作的产品就要传达出艺术家的美学理念……这些设计产品必须要有一个产品说明卡,告诉消费者这个产品是怎么来的,消费者在看过景点或展览之后,对你的故事有了认同,才会愿意花钱购买。”邱丰顺认为,从这个意义上理解,消费者购买的不仅是一件物品,而是一个故事。

  他把文创产品设计分为两大类:一种是文化创意生活类的,比如日用工艺品、依靠品牌运作的创意商品等;另一种是带有明显属地性质的文创产品,比如跟博物馆、美术馆、景区合作研发的产品。“无论是哪一种,设计的价值就在于透过创意,创造出物品本身价值之外的艺术性。”

  似乎“萌萌哒”的雍正火了之后,“卖萌”便成为国内很多景区、文博机构开发文创产品时首选的设计思路。文创产品为何集体“卖萌”?对此,邱丰顺认为,这是设计向市场做出的一种妥协。“文创产品在很长时间里都存在着市场和创意没有很好对接的问题,这就导致很多设计师虽然很有创意,但设计出来的产品在市场上推不出去,因为没有很好地引起消费者的共鸣。‘卖萌’就是把市场性操作起来了,因为‘萌’是比较容易引起共鸣的,而且,这类设计产品所要求的无论是设计能力还是设计敏感度、品质,都稍微低一些。毫无疑问,市场需要这种类型的文创设计,但‘萌’不应该成为主轴。”

  在他看来,博物馆文创衍生品可以分成三大类,“一类是高仿类产品,需要的是工艺和技术,而非创意;第二类是通过创意衍生出来的产品,寄托了文化情怀;第三类是根据市场重新创作而来的,比如很萌的形象。做产品研发时,这三类不能太偏于哪一类,否则就会出现问题。比如洛可可做的‘故宫猫’,走的就是‘萌’路线,很受欢迎,但这只是我们为故宫做的17个系列设计中的一个。”邱丰顺对记者直言,文创产品不能跟流行贴得太近,否则很容易变得低俗,“如果只有一大堆‘萌’,该去哪里寻找文化属性?”

  一件成功的文创产品是怎样诞生的

  在一些人眼中,文创产品设计可能并没有工业设计那样有技术含量,是不是设计师一次灵感闪现一件文创产品就诞生了?实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邱丰顺告诉记者,文创产品在设计研发过程上与工业产品设计并没有太大差异。

  “设计师是需要集体脑力激荡的,一个主题的文创设计前期通常需要三个流程。首先是要具备一定的方法论;其次,设计团队需要针对每一次的文化主题进行研究和解读;最后,要对消费群体进行了解、调研,进行跨领域的专业合作。”邱丰顺说,他通常会帮助团队中的设计师对比较有深度的项目进行重新建设,为他们指出一个设计方向。“基本的设计方向确定后,我不会给设计师更多限制,通常,一个设计主题需要4至6位设计师的头脑风暴——我相信,在创意方面,一个人思考跟3个人思考之间的差异不是3倍,而是30倍。”

  在这些工作之后,设计团队会爆发出天马行空的想法,然而,并不是每一个设计都能达标,还需要进行两轮严格的筛选。“第一轮筛选是根据创意和艺术感,我会定下一个标准,出来的产品要有能跟卢浮宫、大英博物馆、台北故宫等相衡的品质,这样一番筛选下来,5件设计基本上只有1件能通过;第二轮筛选是根据市场性,通常会和事业部合作,根据他们的调研结果进行筛选——即使设计合理,100件设计中大概有30件至50件消费者比较容易接受,因此,我们基本上会在3件设计中留下1件。”按照邱丰顺的标准,十几件设计中最终只有一件能通过。

  “文创产品设计得好的话,生命力会非常持久,这也是它跟工业设计的一个很大的区别。比如手机设计,产品设计成功后,推出一年就会过时,接着,你需要再做新的设计。而文创的东西,做得好,过了百年以上或许就是古董艺术品了。”投入巨大,反馈也巨大——邱丰顺这样形容文创产品设计能够带来的成就感。他谈到最让自己满意的两件文创设计产品——一件是一把扇子,利用小小扇子对北京的文化地理信息进行了介绍,被北京市旅游委作为馈赠外宾的礼物;另一件是糖葫芦蜡烛。“糖葫芦蜡烛最终的设计效果是点燃时会产生糖葫芦的味道——文创产品如果能和人的五感产生互动,价值就会很高,也会带来感动。”邱丰顺认为,国内文创产品设计需要从材料到故事到创意,建立一些门槛,让仿造者望而却步,“比如刚才提到的那把扇子,市场反馈很好,后来我们又为西安、成都等城市做了,但是工艺复杂、仿制难度很高。”

  人才缺口亟待“补牢”

  即便在创意设计受到各行各业前所未有的关注的当下,文创设计在国内依然步履艰难,高校几乎没有专门的文创设计课程,而在设计行业,很多时候,文创设计只是一家设计公司的附属业务而已。对此,身为设计师的邱丰顺认为,国内文创设计要进一步发展,首先需要解决人才问题。

  邱丰顺告诉记者,文创设计师得到的经济回报远低于工业设计师。“设计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如果去联想、创维等工业设计公司,10年后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职位,这是文创设计师做不到的,大部分做文创的设计师是靠兴趣来支撑,这是现状,但我相信未来大有可为。在互联网时代,文创再也不是帮某个企业做设计,而是可以自己搞产业,互联网的运作、包装、宣传,可以带动巨大的市场。”邱丰顺说,钱是有嗅觉的。“台湾人说,钱有四只脚,它跑得很快。以往,渠道商在很长时间里掌控着设计资源,比如在一些景区,利害关系的壁垒使很多有创意、有想法的东西不一定能进去,现在这个壁垒已经有了被打破的趋势。所以,我相信中高端文创产品面对的是一片蓝海市场。”

  “眼下最需要的是将创意变现,而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文创上层资源——人才的奇缺。一方面是文化创意人才的缺乏,另一方面是传统工艺,特别是非遗手工艺的失传。”生于台湾的邱丰顺直言,在台湾,很多人一进大学就清楚自己未来就是要做文创产品的设计。“当然,现在大陆很多高校也已经开始认识到这个问题,在有针对性地培养文创设计人才。”




上一篇:PK故宫 川博请你脑洞大开设计文创产品
下一篇:没有了!